夜深千帐灯

不撕..我们不撕^_^^_^

秣陵小区07幢 番外四 最终之战 部分试阅 预售今晚八点结束

链接已经消失了...然而可以挂号排队预订!(☆_☆)

清修纳言:

对于一个存不住稿的孩子来说,写了不能发简直浑身不舒服,嘤(>﹏<)


这是最后一个长番外《最终之战》的部分试阅,不厚道地遛一发勾引你们一下,全长大概在2w左右,最后的番外别册小方本里大概有3.5w字左右,我真是个话唠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预售到今晚八点结束,圆满!鞠躬!祝大家儿童节快乐!


谢谢你们帮又一个成功把成本玩过了售价的二货分担开版费!


余本通贩和场贩只能、必须、肯定……要提价,预售38真的是白菜价不戳他一下嘛   我是今晚就会消失的预售链接  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番外四 《最终之战》部分试阅




还没到北燕,梅长苏就被折腾得奄奄一息。


 


飞机起降时快速变化的压力对梅长苏的心肺功能是个严峻的考验,军机也不像民航要考虑舒适度的问题,起降角度和加速度更不那么温柔。蔺晨自己都有点晕,更别提梅长苏了。还没进入巡航阶段梅长苏就吐得一塌糊涂,缺氧、眩晕、呕吐、心悸,各种不适都找上门来,即便提前吃了药都顶不住,最后还是上了氧气设备人才缓过劲来。


 


氧气面罩下梅长苏脸色惨白,蹙眉闭目,努力平复呕吐带起的一阵阵心悸。小蔺大夫把人扶靠在怀里,心疼的要命,可是也别无他法,只能一遍遍抚摸背脊,轮流掐几个穴位,试图让他舒服一点。


 


同机而行的这一批人里,一半是文员,一半是行动人员,除了聂锋和庭生以外并没有人认识梅长苏。对于这个叫“苏哲”的空降高级顾问,所有人都很好奇。看着这人弱不禁风的样子,还给配了保健医生随行,好像随时可能造成非战斗减员,可权限级别却高得很,似乎来头不小。不过好在队伍作风不错,牢记保密守则——知道的不说,不知道的不打听,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,倒也省了梅长苏不少事。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


 


地下室明显有博斗过的痕迹,弹痕和血迹仍旧清晰可见。梅长苏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蔺晨。蔺晨倒没什么特别的表示,只跟在后面东张西望着,对上梅长苏回头的视线,一挑眉做了个询问的表情。梅长苏微一摇头,低头瞬目表示无事,又把注意力转回到眼前的现场。


 


现场和照片上拍的并无二致,除了一张办公桌以外全是文件柜和原本存放保险柜的地方。倾倒的柜子仍然倒在地上,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资料已经被工作人员整理好,一张一张地研究了过去,并没有什么收获。


 


梅长苏站在房间中央转了三圈,目光缓缓扫过每个角落,沉吟不语。


 


聂锋问:“你是想找什么?”


 


“我在想,如果我是聂大校,会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。”梅长苏拧眉沉思,“从进入地下室到他们被带走,这么长一段时间里足够他留下什么信息了。”


 


“也许一并被掠走了也说不定。”


 


“他应当会考虑到这个。”


 


小蔺大夫看了看凌乱的桌面,感慨了一句:“大使馆里连看地下室的都是中校啊。”


 


梅长苏侧头,看他正对着桌上笔筒里插着的肩章瞧。


 


“地下室相当于机密室了,校官管着也是正常的。”聂锋给他解释。


 


“呃……并不是,”使馆的工作人员之一纠正道,“我们这里地下室的负责人是副馆长和秘书长,没有军衔的。”


 


梅长苏忽然眯起眼,走过去拿起那两枚肩章,左瞧右瞧,还真瞧出了点端倪:两颗星之间用深蓝色水笔写了一个“聂”字。因为肩章本身也是深色,不在光下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。


 


聂锋激动的凑过来:“这一定是二叔留下的线索!”说罢一拍蔺晨肩膀,对他竖起大拇指,“太牛了你!”


 


小蔺大夫小得意了一下:“那是,我福星高照,分你们一点。”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
  


梅长苏走到白板面前,唰唰几下画了一个厂区的草图。跟屏幕上的卫星地图一比,还原度还挺高。梅长苏又换了一只颜色的笔,画起战术示意图来。有哪几个入口、哪几个出口、哪里可以做掩护、哪里可能有守卫、哪里可能有火力点、进攻的几种路线、撤退的几种路线、救出人质的情况、没救出人质的情况,都条缕分明地列了出来。


 


此时在会议室里的人都已经见识到了这位高级顾问的神通广大,也没人去问他怎么知道的了,都只纷纷低头记笔记。


 


迅速确定了三套行动方案之后,行动组立刻出发,要赶在天亮之前完成这一次试探性接触。


 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


 


蔺晨刚给他盖上一床毯子,通话器震动了起来。蔺晨摁了一下,耳机里传来萧景琰的声音:“水牛呼叫白兔,水牛呼叫白兔。”


 


“白兔不在,这里是灰狼。”


 


那头明显顿了一下:“白兔呢?”


 


“白兔在休息,要叫他吗?”


 


“不要叫他。他怎么了?”


 


“没怎么,他需要休息。有什么要转告的吗?”


 


萧景琰犹豫了了一下,语气有些迟疑:“那你转告他……都过去了,别多想。”


 


小蔺大夫奇道:“多想什么?”


 


“算了,别转告了,当我没说。”萧景琰换了副公事公办的口吻,“请灰狼务必完成任务,保证VIP顾问的人身健康。”


 


“灰、狼、收、到、保、证、完、成、任、务。”小蔺大夫回以一个呆板的机械腔。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


 


“诶?你们看,拓跋昊家对面有家宠物店哎!”


 


“对了,拓跋昊有只宠物猫,挺宝贝的,当年他情人送的小猫崽,取了个名儿叫宇文霖,现在应该还活着。”


 


“哈!此乃天意!”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“你到底把窃听器藏在哪里了?”


 


“嘿嘿,藏在宇文霖的耳朵里了。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




话唠的宝宝再跑回来说两句致谢!


回头看看这半年真是神奇的日子。做了无数件从来没想过的“第一次”!


给一个CP写了28w字,我简直不认识自己了!时差党真的很多年没写过超过500字的中文了……


看见人家的目录整理,好长好长好有成就感!宝宝就只有两行……


《可盼我归来魂兮归来共携手》 11w


《秣陵小区07幢》17w


翻滚笑~对了,再加一篇舌尖的金陵大排档! 


码字的宝宝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呢,当然是收情书啦!这世上哪有长评勾搭不到的文手呢(≧▽≦)/


每一个投喂情书的小天使,挨个么么哒!顺便晒一下让小伙伴们羡慕嫉妒恨的情书文件夹~心情不好就翻一下,立马可以荡漾地打滚,百试不爽!





出本子更是另一件神奇的事情啊。半年前宝宝不知道什么叫出本,什么叫预售,什么叫通贩,什么叫小料无料……现在居然知道啥叫勒口啥叫出血啥叫刀版啥叫锁线了……


这件事情真的好!神!奇!


大家实在是太!会!玩!了!


总之,投入了很多感情的东西最终能变成这样的形式留念,真的好圆满!


撒花~


鞠躬~


托腮,下个坑,宝宝回头看看觉得好像可盼中间那江湖少年游土撒的不够多,手又痒了,挠头,看看傻白甜还能不能回到正剧风😂

评论

热度(120)

  1. 夜深千帐灯清修纳言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链接已经消失了...然而可以挂号排队预订!(☆_☆)